第一章 监囚

上一章:引子 下一章:第二章 审讯

努力加载中...

这个家伙异常冷静的坐在椅子上,眼睛许久都不眨一下。听表哥说,疲劳审问法对他丝毫没有效果,他可以不吃饭、不喝水的就这么坐上一天,甚至连厕所都不用去上。这样的人,真的还算是人吗?

“你看到了吧。”表哥夜峰咳嗽了一声,转头望望我,沉声道:“这就是李庶人,今年二十四岁,镇上唯一的心理医生。他有一个亲密的女朋友,叫做张秀雯,五天前的深夜,她在自己租的公寓里被谋杀了。凶手用一把非常锋利的刀,残忍的将她的脖子切断。在凶案现场,我们找不到被害者的头部和凶器,初步怀疑是凶手将她的头带走了。”

我大有兴趣的伸了个懒腰,站起身来。哈哈,看来最近都不会无聊了。

原本以为,生活可以这样庸庸碌碌的不断延续下去,但是,该来的,还是无法阻挡的到来了。

我不置可否的耸耸肩道:“但是我从来没有接触过犯罪心理学这一类,而且我也不想赴七哥的后尘。”

“是因为你们怕被上级知道吧。”我毫不客气的打断了他的话,“七哥身为一个犯罪心理学家,却被一个嫌疑犯给牵着鼻子走,甚至险些被他弄的疯掉,如果上级知道的话,一定会有人置疑他的心理学家资格,他会有被炒鱿鱼的危险。然后是你们,你们都被那个李庶人弄的神经兮兮的,害怕审问他,害怕和他说话,如果上级知道的话……”

“就这么简单?”表哥狐疑的看了我一眼。

古经纶有云:“上有神数七兆八千五百亿的神,下有佛数九兆亿的佛。举头三尺见神明。”

“没关系,你不说,我们不说,谁又会知道呢?况且等一会儿我们再帮你化一下装,让你成熟个五、六岁的样子,到时候就算熟人都不容易认出你了,更何况是那个素不相识的李庶人!”表哥用力的拍着胸脯,一副包在我身上的样子。

表哥顿时拉大了嘴巴,他紧张的说道:“算我求求你,这可关系到我们这一区的声誉,而且最最重要的是,还关乎我们的年终奖金!”

“就算你这样说,我也没办法啊。”我挠挠头,困扰的说道:“由我这个非警务人员来审问犯人,不是不合规矩吗?况且我还只是个高中生而已!”

“我拒绝。”我瞪了他一眼,毫不犹豫的答道。

那个嫌犯深深的吸了口气,用怜惜的口吻说:“你的人生多么卑微,多么肮脏,就像蟑螂一样,每天都苟延残喘的活着,这样的人生有意义吗?你是不是有想过,死了,都比活着好呢?”

“妈的!”王哥握紧拳头,慢慢的站起身来。

不管它原本的意思是什么,但可不可以用来说明,一个人身上会发生的偶然几率呢?

表哥丝毫不理会我的发问,自顾自的讲道:“我们怀疑是李庶人杀了张秀雯。而且现在的证据也实在对他不利。第一,在发生凶案的前一天中午,李庶人的秘书看到他和张秀雯吵架。第二,在案发的时候,李庶人完全没有不在场证明。但很可惜,我们一直都找不到凶器和死者的头部,没有足够的证据起诉他。再加上他是个颇厉害的心理医生,我们无法在他的口里讨到任何便宜……”

那个嫌犯毫不在乎的笑着,继续说道:“你有想过要贪污。嘿嘿,但是你的官职和权利太小了。而且你也怕被暴光,那样一切都完了。前途还有家庭,你的胆子其实远远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大,所以当你有了孩子后,你决定要顺其自然。你为自己买了高额的保险金,你认为如果自己有一天殉职了,至少你还可以为自己的妻子和儿子留下一大笔安家费。”

也正是因为它的奇和诡异,我才将着墨点转移,放弃了从前那种妖异写法,第一次毫无花俏的平铺直叙。但不要以为这样就会不够吸引人,不!慢慢翻看下去,它甚至会吞噬你的灵魂……

表哥顿时满脸通红起来,支支吾吾了半晌,才挤出几个字:“你不是看到了吗?七哥就像王哥那样,都快要被那个家伙给弄疯了!”

“你猜到了吗?”表哥等我笑够后,小心翼翼的问。

“警官,你觉不觉得,这个世界充满了罪恶?”口供室里,那个嫌疑犯嘿嘿笑着,轻声说:“我有。每当我面对自己的病人时,总感觉他们很肮脏!就像榴莲一样,不管它有多美味,还是掩盖不了它本身的那股酸臭。嘿嘿,警官,我闻到了,你也有那种酸臭!”

“不要说了!”表哥抱着头大喊了一声:“对!没错,你全说中了!你小子到底想要什么报酬才肯帮我们?”

脚朝门,不入生门入死门,其实在整理《脚朝门》事件时,我曾有过一段时间的犹豫,这个事件在许多人看来,或许并不算恐怖,但却重在奇和诡异。

我叫夜不语,一个穷极无聊,又极度郁闷的男孩。我有旺盛的好奇心,或许正因为如此,我才会遇到许多离奇而又诡异的事件吧。

王哥沉着脸,不耐烦的问道:“臭小子,不要再给我耍花枪了。快说,张秀雯是不是你杀的?”

许多人都说过,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是公平的,但是我从来都不以为然。其实公不公平又有什么意义呢?就像水中的鱼儿一样,你知道它有眼泪吗?或许它有吧,那么,你又会不会清楚的看到它哭泣的时候?没错,你不可能看到,因为你永远都不可能分清楚什么是水,什么是泪……

表哥顿时爽朗的笑起来:“成交!哈哈,看来我的魔鬼表弟偶尔还是很可爱的。我看李庶人那个王八蛋要倒楣了。”

“绝对没关系!我们对你有信心!”表哥拍了拍我的肩膀,信心十足的说:“你从小就很会搞心理诡计,这个警局里,哪个没有吃过你的亏?”

我一脸无辜的说:“对啊,难道我会出什么难题,为难自己的表哥吗?”

“我看是某人以后会有的忙了吧。”我一边暗自笑着某个掉进了我的圈套,还以为自己得了便宜,一个劲儿帮我数钱的傻瓜,一边透过单向玻璃,打量着口供室里的李庶人。

我愣了一愣,突然想到了些东西,捂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。那一刹间,我明白了表哥找我来的理由,不过,那实在太过荒唐了!

“嘿嘿,当然是夸奖了。”表哥干笑起来。

“靠!”监视室的同事见势,立刻急忙的冲进了口供室,抱头的抱头,抱脚的抱脚,拉住了他。

他坐起身,用洞察一切的目光直视着王哥的眼睛,沉声说道:“其实你一直都在考虑转业的问题,但可惜的是,你高中毕业就进了警校,然后便被分配到了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镇上。你没有别的文凭,所以你一直都害怕自己辞职后,会养不活自己,更养不起你的家庭!”

“你这算是夸奖我吗?”我满脸愠怒的瞪了他一眼。

“滚开!你他妈的让我阉了这个王八蛋!”王哥一边怒吼着,一边用力朝那个嫌犯的方向乱踢。

“好处!你是说好处?!”表哥装出满脸吃惊的样子:“我们都快做十八年的亲戚了,帮这点小忙也要叫我给好处!”

“这是因为……”表哥支吾起来。

“好吧,我们还是干脆的直接进入正题。”我坐下来,用中指轻轻磕着桌面,说道:“如果我答应帮你的话,我有什么好处?”

“那你应该去找七哥吧,他不是你们警局的犯罪心理学家吗?”我颇为不耐烦的打断了他的话。

“够了!”王哥皱着眉头,一副忍耐就要到极限的样子,“这里是口供室,是我来审问你!不是让你来审问我!”

那个嫌犯悠闲的紧靠在椅背上,仰望起天花板,好久,这才慢慢道:“其实你根本就不想当什么警察吧!这种工作又累,薪水又少,而且每天都带着危险,你非常讨厌这种刺激!”

我愉悦的笑了起来,说:“其实我的要求很简单,以后或许有些东西是我很想知道的,那时候希望你们能尽量给我开绿灯。”

“你告诉我这些干什么?”我皱了皱眉头,到现在我都还是相当困惑,自己为什么会被唐突的请到分局监视室,来看这场闹剧。

我微微一笑道:“这似乎不是什么小忙吧。首先,你们为什么要找我,而不向上级申请,临时调派一个犯罪心理学家来呢?”

《苹果》事件后过了半年,濒临崩溃的我,好不容易才重新振作起来,开始了正常的高中生活。而那个偶然发现的黑匣子,自己也随手丢到了杂物柜的角落里,和那时的记忆一起尘封了起来。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