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 夜忌

上一章:第五章 鬼女 下一章:第七章 脚朝门

努力加载中...

“你说。”

“雯怡。”神婆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发,“你姐姐已经死了。我知道她生前最疼你,但她毕竟已经死了。往生者的世界和我们人界不同,他们做事是没有道理的。”

“那样也叫无伤大雅的玩笑?”我恼怒的几乎要叫出声来,“我几乎把你当做浮尸鬼了,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那么丢脸。”

“你……你不是我害死的,不要来找我!哇!”那男人吓得僵直的身体,神经反射的向前一推,屁滚尿流的跑出了门。

突然,他身后的人群似乎像被什么惊呆了似的,喧哗顿止。我好奇的望了一眼,顿时感到一阵恶寒窜上脊背。

“小气。”

那家伙一转身,脸色顿时变了,“干什么,你们想要造反?”他声音颤抖着,看着身后那些向他围过来的激动人群大声喊道:“妈的,我一定要我爸把你们都抓起来。你们这些贱民……”手一抖,不由的按在了张雪韵的胸脯上。

“作孽啊。”神婆长叹了口气,对我说道:“小伙子,要不烧这具尸体也行,不过你要答应我三件事。”

坐在下位的神婆走到灵台上,用手将张雪韵的眼睛合上,颤抖的说道:“厉鬼索魂!这具尸体留不得,一定要在今晚烧掉。”

我一看他就来气,哼了一声道:“说我外行,我看你才是十足的愚昧。七孔流血就说是什么厉鬼索魂了,你读过书没有?你知不知道一具在水里泡了几天的尸体,被挤压就会血气倒流,血会从眼耳口鼻里出来?这只是很自然的现象罢了,拜托你多去图书馆查查,免得在这里丢人现眼。”

我摇摇头,苦笑起来,自己最近真的越来越多疑了。

“我住在这里。”

那个神婆气恼的用旱烟管狠狠的砸在男孩头上,叫他一个劲儿的给主人赔礼道歉,又要他给死者下跪磕头,说什么小孩子不懂事,有怪莫怪,不要怪罪他。

那是个大约二十岁左右的男人,脸孔英俊的有些令人讨厌。他厌恶的用力推开我,用手拍了拍被我碰到的地方,写满傲气的脸上,带着看不起所有人的鄙视眼神,真是个不讨人喜欢的家伙。

“不!我不要!”她“哇”的扑到我怀里大声哭起来,哭的很伤心,哭的泪几乎染湿了我的胸口。

“你还没骗我?”我气的直想踢他一脚,“你明明知道我在下游看到的,是死者张雪韵的妹妹张雯怡,竟敢骗我说她是找替死鬼的浮尸鬼,害的我一见张雯怡拔腿就跑,丢光脸了!”

我不忍心的说道:“我看留一夜应该没有问题吧,大不了今晚我不睡觉,守在这里看尸体。我就不信她会变什么厉鬼索魂。”

“我才不小气,是那家伙先骗我的,大家礼尚往来,我夜不语从来不是个吃亏不喊怨的主。”

当然,我并不会笨的将张秀雯的死告诉她家人,只是略微觉得有些奇怪,为什么警方到现在都没有把张秀雯的死讯和她的死亡证明送到这里?到底他们在搞什么鬼?而且李庶人寄放东西的地方,居然就是张秀雯家经营的民宿里,那是不是可以怀疑,他俩在之前就有某种关系呢?

那男人轻浮的笑着,慢吞吞的往前走,走到张雪韵的尸体旁,揭开了盖住尸体的白色布单。

张雯怡哼了一声:“小三子才不会故意骗人,一定是你看不起他姥姥,他才会和你开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。”

“干什么啊你!”我甩开她,拼命揉着痛的地方。

看得出这神婆在当地很有威望,如果她坚持要烧尸体的话,不要说我挡不住,说不定惹的当地人火了,他们会连我一起烧掉,所以还是圆滑点好。

“第一,把这些符纸贴到所有的门上。”神婆递给我一些黄色的,上边乱七八糟鬼画符的符纸继续说道:“第二,不要让动物进来,特别是黑猫,千万不要让它爬到尸体上。第三,灵台的这盏油灯,你要看仔细,不要让它灭掉。”

我没好气的将他拽到了一旁。

“外行,你知不知道厉鬼索魂有多可怕,会死多少人?”神婆身旁的小三子狠狠的瞪了我一眼。

“说够了吧?”我沉着脸走了过去。

我一脸阴谋被识破的尴尬,但嘴里丝毫不饶人。

“你有什么证据?”

“你小子是谁?”那男子轻睨的看了我一眼。

“哼,小气。”张雯怡伸出两根白皙的指头又想掐我,我向左一跳,差些撞到了一个人身上。

“嘿,别这么说嘛,怎么说我还跟这女人相好过。”

一看到这个人,张雯怡的脸色顿时变了。

花圈从四面八方送来,张雯怡的姐姐张雪韵的尸体被放到了灵台上,静静的,无声的,躺在那里。

“你还没走?”那男孩吃惊的看着我。

“你没事吧。”我深吸一口气,伸手将雯怡拉了起来,天哪!刚才的那一幕好可怕,感觉就像张雪韵的尸体随时都会活过来一般。

“妈的,张家的女人怎么都这么贱,活该会被人玩!告诉你,你姐是个烂货,你妈也是个烂货。”那男人一把抓住扫帚,将她推到地上,“你以为你妈很贞洁?去他妈的,你以为你老子是怎么死的?你老子是被活活气死的,这个镇谁不知道,你妈这个烂货挂着旅馆的招牌做肉生意?”

“什么?你真的一见雯怡就跑?”那男孩呆了呆,突然捂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,这在安静的灵室里格外刺耳,立刻就有人用杀死人的眼神瞪了过来,非常不巧,那人正好是他姥姥。

我暗自笑着,这小子谁不骗,敢骗到我这个太岁头上来了,这样还不玩死你,突然感到大腿上一阵疼痛,低头一看,居然是张雯怡,她从白麻丧衣里伸出手,用力拧着我的大腿。

“就这么简单?”我在心里默记了一遍,点头笑道:“你放心,我绝对会做到。”

突然感到背后又升起一道恶寒。猛的转身,张雪韵的尸体静静的躺在灵台上,悄无声息。不知为何,心里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,难道今晚会有什么事发生吗?

“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?”男孩装着大惑不解的样子,理直气壮的说。

张雯怡呆呆的不知在想什么,突然她使劲的抱住张雪韵的尸体,大声喊道:“不准碰我姐姐!我姐姐生前已经够惨了,我不要她死后连全尸也没有!”

经过一晚上东敲西问,我弄清楚了张雯怡家是三姐妹,大女儿果然是张秀雯!张家真是个可怜的家庭。

在六年前,这个家的一家之主——雯怡的父亲就病死了,只剩一个母亲将三个女儿拉拔大,但现在就连她的两个姐姐也死了。

张雯怡低声说道:“你是故意逗小三子笑的吧?”

“哼!你知不知道我是谁?老子的闲事你也敢管。”那男子哼了一声。

那小子被我驳的说不出话来,干脆赌气的转过头做出不屑再看我一眼的样子。

“啧啧,可惜了。她生前可是个大美人。没想到死了变的这么丑,幸好我从没有想过要娶她。”

我指了指他身后,撇着嘴笑道:“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东西,不过我知道你再不走的话,就要变成什么东西了。”

我冷哼了一声:“你这家伙骗得我够惨!”

“滚!这里不欢迎你!”她站起身冲他吼道。

张雯怡的母亲,那个美丽的年轻少妇,披着白麻,坐在灵台旁,暗自啜着泪。由于张家人缘一向很好,镇子里大多数人都上了几炷香,那个在河边丢稻草人的神婆也来了,还有那个说我要变成替死鬼,劝我快走的那个男孩。

血,大量的血水从张雪韵的眼耳口鼻七孔中流了出来。本来闭上的眼睛竟然睁开了,她的眼睛中只有眼白,死死的恐怖的盯着那男人。

葬礼有条不紊的进行着,似乎一切都那么理所当然,镇上的警察局根本就没有检查过尸体,便判断为自杀,将尸体还给了家属。

“王八蛋!”张雯怡气的全身发抖,她一把抓起身旁的扫帚,狠狠向那个人打去,“滚,不要碰我姐姐。她是你害死的!她一定是你害死的!你这个杀人凶手!”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