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 审讯

上一章:第一章 监囚 下一章:第三章 不老人

努力加载中...

我满脸苍白,过了好一会儿才摇摇头,缓然道:“我知道你想说明什么,但是这并不代表有什么罪恶。”不错,我的确明白了李庶人向我提出这个问题的涵义,他想向我透露自己的想法,一个否定一切的想法。

“哼,这有什么好罪恶的,哪里罪恶了?”我冷笑道:“你这番不明不白的话,我怎么可能听的懂?”

李庶人脸上的狂热顿时黯淡下来,他大失所望的又看向天花板,似乎再也不屑看我一眼,沉默了许久他才冷冷说道:“你走吧,从现在起,我不会再和你说一个字。”

李庶人意味深长的笑着,脸上流露出一种莫名的狂热,“你也感觉到了吧!你不觉得,世界的一切都很罪恶吗?”

我毫不犹豫的答道:“嘿,这还不简单,他当然是……”呼之欲出的答案,突然哑然而止,我竟然感到头大起来。

李庶人抬起头看了我一眼,慢条斯理的说:“你认为我是这种人?”

我微一吃惊,没想到他只看了我两眼就发现了我的年龄。该死,我就说那个一直都在给死人化妆的吴哥靠不住嘛!用手挠了挠头,我不动声色的笑道:“其实你应该猜的到,既然是我来审问你,那么就一定有办法让你说实话。”

“你是谁?”

“彼此彼此。”我丝毫没有愠怒,继续说道:“你很厉害,只凭一张嘴就把整个警局里所有人都弄的神经

李庶人丝毫没有躲开我的眼神,唏然道:“世界上有哪条法律规定,女朋友死了就不能冷静?”他充满血丝的眼睛中,丝毫没有疲倦的神色,他精神顺适,几乎看不出这个家伙已经有四十个小时没有睡觉了,果然是个怪物。

我站起身来,说:“世界上有一种人,他们总是喜欢把自己的感情埋藏在肚子里,不管这种感情有多痛苦,他们都从不愿意表露出来。你是这种人吗?”

不错,他是好人还是坏人呢?是好人,因为他平生做的都是善事,但是他分明是有目的才做好事的!那算他是坏人好了,但是……但是,他又并没有做过任何坏事,唉,这个问题,分明就像世界上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那么糟糕,根本就不容易有答案!

“罪恶?”我心里一动,知道好戏终于上场了,“对不起,我不觉得。”

“不错。”我回答的很爽快。

“不,你应该会懂。总有一天会懂的。”他突然坐直身体,直视着我的眼睛,“你有没有听过这个心理谜题,是一位心理学大师临死前向他的学生提出的。他问他的学生,如果有一个人,他是个狡猾奸诈的恶棍,他心机很深,一生都在为一个极大的阴谋而伪装成绅士。他做了一辈子的绅士、好人,这一生中从没有做过任何坏事,假设他就快要实现自己罪恶的阴谋时,突然暴毙,那么,你说他是好人还是坏人呢?”

“你为什么要杀张秀雯?”

走出警局,我的笑容顿时全部收敛了起来。李庶人,这个家伙真的很有趣,嘿嘿,看来我有必要仔细的调查调查他了。

我顿了顿又道:“或许世界上所有的人为善为恶都有自己的目的,但是这都很正常,谁做事没有目的了?而且就算有些人做尽坏事,这并不代表他只是为了一己私欲吧。”

“没什么。只是,你不觉得很罪恶吗?”

“没有,完全靠第六感!”我天真的对他笑起来。

“李庶人不是凶手。”

我皱起眉头,看了他好一会儿,李庶人突然抬起头,对我笑道:“我没有想要唬弄你,只是单纯的情绪冲动罢了。”

“有没有搞错,他说不会再和你说一句话,你就真这样走了?”表哥夜峰吃惊的差点掉了下巴:“你这小子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好搞定了?”

李庶人突然大笑起来,哈哈大笑,就像听到了一个绝世笑话般,笑的几乎要掉了下巴。过了许久,他才强忍住笑意,讥笑道:“没想到你还是个风趣的人。”

“你不过也才二十四岁,离老还有很远。”

表哥吃惊的问:“他不是凶手?那个满嘴都是什么世界罪恶的家伙,竟然不是凶手?你搞到了什么证据吗?”

他这是什么意思。怎么这番话说的这么乱七八糟的?就像他连自己的年龄也不敢确定似的!哼,他不会是想唬弄我吧?

“第……第六感?!”表哥的脸上飞快的流露出收张不遂的样子,他掐着自己的喉咙几乎跳了起来,很显然是在努力的压抑自己,不喊出那句问候我的老妈、他的表姨那句不太文明的话。

我心头又是一凉。这个家伙,他竟然猜到了我在想些什么。

“算了。”他叹了口气,喃喃的说道:“小兄弟,你有没有想过,这个世界很罪恶?”

“我杀了秀雯?凭什么说是我杀的?警官,你有证据吗?”

“我?二十四岁?”李庶人眼神迷茫起来,他苦笑着:“二十四岁!对,我的确是二十四岁,唉,我也还很年轻。”

“李庶人。”

“哈哈,所以说你还年轻。”李庶人用低沉的声音道:“这个时代的人喜欢用两极论,老是把人类分为两种人,男人和女人,好人和坏人……哈哈,他们认为这两种分法是绝对的,但是真的是绝对吗?男人可以变性做女人,而好人也会因为某些事情变成坏人。这样看来,绝对的分法,也是绝对不绝对的。”

“你想说明什么?”我眉头大皱。

“好兄弟!”表哥顿时喜笑颜开的拍着我的肩膀,低声问:“你确定了什么?”

“这么有自信?”李庶人也笑了,只是嘴角依然带着那丝令人讨厌的嘲讽,就像在嘲笑我的自不量力。他深深的吐了一口气,道:“年轻真好,年轻人就是这么有朝气。”

坐在他对面的我笑了,直视着他的眼睛,淡淡说道:“她是你女朋友吧?她死了,你为什么还能这么冷静?”

“你猜啊。”李庶人用狡黠的眼神盯着我,然后又用略带嘲讽的语气道:“不过我想你就算把头猜爆也不会有答案。嘿嘿,就像我猜不到为什么这个警局里的疯子们,会让你这种嘴上无毛的小鬼来审问我一样。”

我懒洋洋的说道:“我也没有办法啊,你应该看得出来那家伙绝对不是一般人。他说不会和我再说一个字的话,我敢打赌就算我坐在里边一百年,他都会老老实实的装哑巴,而且这次审问也并不是没有收获,至少我确定了一点。”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