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 鬼女

上一章:第四章 漂尸 下一章:第六章 夜忌

努力加载中...

那女孩哼了一声,低声道:“我叫张雯怡。”

当然,本地也有另一种说法,有些人认为怨有头债有主,那些浮尸鬼只会找生前那些害的她们不得不自杀的人,我当然对这些传说嗤之以鼻,只不过恐惧这种东西,每个人都会有,也不管你是不是很有理智。

我一把抓住她的左手,看着她手腕上带着的白玉手炼,继续说道:“还有,她手上戴着一个,和你这个一模一样的玉石手炼。”

“对啊,我有这个嗜好。”我狡猾一笑:“叫别人的名字,总比叫她女鬼好一点。”

女孩用手撑住头,撇着嘴反问:“你每次住店,都会问那家店主人的女儿,叫什么名字吗?”

那女鬼越来越生气了。

女孩红着脸,瞪了我一眼,气呼呼的说道:“都怪你,要不是你满口胡说,我才不会气成那样,也就不会,也就不会……哇,叫我以后怎么嫁的出去!”

我紧张地苦笑道:“一个不够?那两个好了!什么,你还不满意?喂喂,你知不知道什么叫鬼心不足蛇吞象?”

“我才不好,至少我还没有修养到会和一个满口叫我女鬼的白痴握手。”

我夜不语的一世英名,看来就这样被毁于一旦了,自己竟然会好死不死的断定一个纤纤弱女子是女鬼,还被她吓成这副尊容,传出去不被那群损友笑死才怪。

“来的只是个小无赖罢了,看我怎么打发他走。”

“嗯,这个,你不说我不说,绝对没人知道。我看我们还是再见吧……再也不见!”说完就迫不及待的想要溜掉。

我喉咙打颤的鬼叫一声,拔腿就跑,完全把自己一向引以为傲的理智丢到了脑后。关键时刻,还是应该把身体交给本能,理智算个屁!

我发现,自己突然变成一部白痴电影的主角了。

我感动的往后看了看,冬日黄昏的夕阳血红,落日的余晖,落寞的洒在我所经过的街道,将我的影子拉的又细又长,好酷!就因为这样的感觉,我才喜欢到处旅游,感受一个陌生的地方带给自己的新奇。

“鬼……鬼啊!”

“白痴,我才不要!”

“你才是傻瓜!”

传说跳河自杀被水淹死的人,如果她们在死前还留有怨气的话,就会变做浮尸鬼。她们徘徊在自己死掉的地方,寻找独自在岸边游荡的人做替死鬼。

没等我抬起头,她随手抄了一支扫帚,就朝我铺天盖地的打过来。

“雯怡,外边的是谁?如果是来住店的,就跟他说清楚,我们家最近都不会做生意。唉,作孽啊。”声音掩不住的悲伤。

“有个问题。”我掏出钱递给她问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停停停呐!打够了没有!”见她打的没完没了,我恼怒的一把抓住了扫帚,大声道:“我又不是有意的,你读过书没有,知不知道不知者无罪的道理?”

“当然不像,我们镇的普遍智商都很高,哪有像你这么白痴的。”那女孩神秘的笑起来,“天已经黑了,我看我们想再见都不行。”

“够了!不要给你点颜色,你就以为自己可以开染坊!”那女鬼走过来,一把抓住我的衣领,冲我大声说:“认真看着我,你倒是说说本姑娘哪里像鬼了?这世界上哪有像我这么漂亮的鬼?”

我顿时重心不稳,头不由的往前倾,只感觉碰在了一团软绵绵的物体上,鼻中还嗅到一阵女儿家如檀似桂的幽香。

被我撞到胸部的那女孩声音很甜美,但是声音也很沙哑,像是哭过,而且还微微有些嗔怒,那种个声音似曾相识,像在哪儿听过。

对了,张秀雯也是来自黑山镇,也姓张。总觉得样子和张雯怡也有点像。而且这个镇子人少,张虽然是大姓,或许……

黑山镇很小,人口也不过才七百多人,但是历史悠久,也因此存在着许多大城市早已看不见的奇风异俗。走在铺着褐色石板的街道上,没来由的有一种来到异域的感觉,很是舒爽。

抬起头,只见张雯怡全身都在颤抖,她脸色煞白,一把抓住我的衣领,大声喊着:“你!你说什么?!她的手上真的有和我一模一样的玉石手炼?真的?”看样子,她情绪激动的已经站不稳了。

天哪,这一看之下,直吓的我全身僵硬,脸色煞白,身边站着的这个满脸晕红的女孩,不是我下午遇到的那具浮尸鬼吗?

“为什么?”

“哇!色狼!”她狠狠的打了我一耳光,面红耳赤的向后退去。

只见女鬼那张秀丽的脸,就在离自己的鼻尖三厘米远的地方,秀美的脸孔,因为急跑后而不断起伏的胸脯,紧紧的压在我的胸前,我能感觉到一阵软绵绵的舒服感觉,甚至还可以感觉到她的体温,和轻拂在脸上的淡淡如兰气息。

“然后呢?”

黑山镇的第六街是在镇子的东边,走了不久就到了,我数着门牌找到了十五号,那是栋很大的三层木制建筑,式样很老,很有地方风味。

我点点头。

浮尸鬼是什么,我当然知道。

“我叫夜不语,你好。”我把手在衣服上擦了擦递了过去,张雯怡那小妮子竟然狠狠的打了我一下。

“我像是本地人吗?”我没好气的答道。

“不!这不是真的,姐姐死了!姐姐真的死了!”

我气不打一处来的拍了拍身上的灰尘,向那个粗鲁的女孩看去。

“是个美女。”

张雯怡哭着,喊着,脸上悲痛欲绝。她拼命的用手打着我,泪水不断的从绝丽的脸庞上流下,最后她猛的扑在我怀里,哭的更厉害了。

“不要过来,我这种人又笨又小气又阴险,下不了地狱,上不了天堂,完全不适合做替死鬼!”被追到巷子的死角,我靠着墙吓得开始语无伦次起来,“大不了……下次我帮你介绍一个老实人!”

这鬼的虚荣心真强!

我现在几乎都可以听到沈科那家伙捂住肚子,指着我的脸,笑的口吐白沫的样子!

女孩这才发现自己的姿势很暧昧、很吃亏。

“王八蛋!本姑娘这种美女哪里会像鬼了?!你给我滚回来说清楚!”那女孩气鼓鼓的追了过来。

“你是……是人。”我难堪的答道。

“还有……嗯,你的胸部很大!”我用眼睛向下瞥了瞥。

“那是有原因的……”我尴尬的笑着,续道:“遇到你不久后,我就看到一群奇怪的人在水里捞东西,最后他们捞起了一具女尸,身材和穿着都和你差不多,对了,还有……”

我使劲的摇摇头,决定即使那个可能是真的也绝对不说出来。不知为何,我少的可怜的良心,偏偏会对这个让我又难堪又头痛了不只一次的女孩大为怜惜。

真不知道她的虚荣心是用什么做的,都可以比得上马里亚纳海沟了。

那女孩“咦”了一声,好像很惊奇的打量起我。

有没有搞错,我最近怎么这么衰,自从来了这个镇后就没遇到过好事,难道果然是俗话说的宁愿上吊,不愿碰鬼?碰了鬼就要倒楣一辈子?

那女孩伸手拉住了我的背包:“你是外地来的吧?”

突然感觉周围的气氛变了。

我皱起眉头,只是偶然碰到了她的胸部罢了,还不至于就为这种事,赖死赖活的要我负责任吧?

有没有搞错,这样还不满足?

“啊!对不起!”

在一个蛮横无理的女孩子面前,就算你有超群的头脑和智慧,也根本一文不值,秀才遇到兵,有理说不清,还是不要跟这种不讲道理的女人胡搅蛮缠为好,如果又生出什么纠葛来,那我恐怕这一辈子都出不了黑山镇了。

“什么?这样也怪我?”

抬起头,正想要看清楚有着那对雄伟物体的主人,这时,屋里传来一个中年女子哭哑了的声音。

我强压住恐惧的快要跳出来的心脏,慢慢睁开眼睛。

“还有呢?”女孩依然咄咄逼人。

咦,她有呼吸?那这女孩不是鬼?

“这又关我什么事了?”我委屈的摸着自己的脸。

一个姐姐的死已经把她打击够了,如果张秀雯真的是她姐姐,那她不把眼睛哭出血才怪。至少,我脆弱的肩膀再也受不了被她再次痛捶了。

“啊!是你!”她突然想起了什么,喊道:“你不是那个今天下午,在河边说我要自杀的那个傻瓜?”

原来,那具浮尸是她的姐姐。

“一楼是我们家里人住的地方。二楼和三楼是客房,最近是旅游淡季,客房全空着,你想住哪间都可以。洗澡间在每层楼的最后一间,二十四小时都有供热水。还有,这里住宿的价格是每天三百元,第二天的中午十二点退房,如果你要继续住的话,请在十二点之前说一声。我们这里有供应三餐,因为最近家里有事,所以几乎是和我们一起吃饭,不会另开炉灶,所以不用你给钱。这样解释够清楚了吧?你还有什么问题?”那女孩一边絮絮叨叨的说着,一边开了张票递给我。

那女孩拽着我的背包,自顾自的向前走去,“整个小镇就只有我家一间民宿,这里的居民虽然不是不好客,但我们有个传统,就是民居不会留客人过夜。到了晚上,黑山镇绝对不会有人收留你!”她转过头,对我灿烂的笑起来,“所以如果你不想睡大街,我看我们想再见都暂时不行了。”

我敲了敲紧闭的大门,但等了好久却都没人来应门,正要将耳朵贴到门上,听听里边是不是有动静,门“吱嘎”一声开了。

“怎么,你哑巴啦?”那女孩得理不饶人,逼问道。

当我明白那团软绵绵的物体是什么时,慌忙止住想要按过去的双手,红着脸的向后退了几步。

天哪!好丢脸……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