引子

上一章:前言 下一章:第一章 监囚

努力加载中...

午夜,墙上的挂钟,在黑暗中滴滴答答的走着,最后,它停住了,不偏不

秀雯轻轻的呻吟了一声,正想转过头望他,不经意间突然看到了地上的影子。他!他的右手里拿着一把细细的尖刀。

就在这时,门铃响了。看看墙上的挂钟,已经凌晨一点一刻了。

说起自己的男友就

怎么会做这种梦?太真实了!真实的可怕!她爬下床,刚想去冲个冷水澡,清醒清醒头脑,就在这时,门铃响了。

她背过身向床走去。那个男人依然默不做声,只是静静的走进了房里。他走到她身后,左手用力的抱住了她的脖子。

一个穿着黑衣的高大男人倚在门框上,静静的站在外边。秀雯嘟着嘴,装出生气的样子,高声说:“就算我给你开了门,也不代表我会原谅你,今天你真的是太过分了!”

只见身后的他,嘴角绽放著令人毛骨悚然的微笑,他漠然、熟练,而且毫无犹豫的将尖刀刺进了她的脖子里。她最后一样看到的,竟是一片鲜红。那,一定是自己的血。

“梦!原来是梦!”秀雯喃喃的自语着,内心却丝毫没有任何欣慰的感觉。

“那个死人,这么晚了才想到来向我道歉。哼,我才懒得给他开门呢!”虽然口里是这样嘀咕着,但是她还是立刻爬下床,满心欢喜的向门走去。

夜,又是一个安静而又祥和的夜晚。秀雯独自躺在床上生着闷气,原因?当然是又和自己那个古怪的男友吵架了。

“臭李庶人,死李庶人,信不信哪天我真死给你看!”秀雯赌气的将枕头丢在地上,大声喊道。

“你要干什么?!”她惊声叫道。

“啊!”秀雯满脸煞白的从床上坐了起来,她不断的喘着气,思绪依然还痛苦的困在因梦境引起的恐怖感中。

一股莫名的恐惧爬上心头。她死死的盯着门,突然感到近在咫尺的门,竟然透着一种无法形容的诡异。这种诡异带着强烈的诱惑力席卷了自己,控制了自己。秀雯伸出手,慢慢的向门伸去……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